首页 / 履行职能 / 参政议政
参政议政
徐旭东:为水生生物保护鼓与呼
供稿: 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21-02-19 浏览量:2498 次
字体 :【

科技日报  2020218

科技日报记者  唐婷

 

  牛年春节前夕,一条消息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徐旭东倍感欣慰与振奋。

  25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农业农村部联合发布公告,正式公布调整后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以下简称《名录》)。这是《名录》自1989年发布以来首次进行大规模调整。调整后的《名录》中,豺、长江江豚等65种动物由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升为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

  长江江豚成功“升级”的背后,有着徐旭东等人多年奔走呼吁的身影。早在2015年全国两会上,徐旭东在提交的大会书面发言《长江自有黄金道,长江自有鱼豚乡》中指出,长江流域正面临严重的水生态危机,白鳍豚、白鲟、鲥鱼已多年不见踪迹,江豚只有一千头左右,约1/4的长江鱼种进入濒危名录。

  长江江豚,俗称江猪。在地球上已生存2500万年的它,是目前长江流域仅剩的淡水豚类。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长江江豚种群量快速衰减。“1991年,长江江豚数量是2700多头。2006年,国际联合考察发现,长江江豚已不足1800头。2017年长江江豚生态科学考察结果显示,长江江豚种群数量约为1012头,其中长江干流445头、洞庭湖110头、鄱阳湖457头。”徐旭东列举的一组数据印证了长江江豚日渐濒危的过程。

  长江江豚是处于长江生态系统食物链顶端的哺乳动物,对环境变化十分敏感。其数量的多寡,是反映长江生态系统健康状况的一面镜子。在徐旭东看来,长江江豚种群极度濒危是多种人类活动共同作用的结果,如江湖阻隔和酷渔滥捕导致鱼类数量大幅衰减,江豚食物缺乏,快速发展的航运业干扰江豚的声呐通讯,水域污染降低江豚繁殖力,渔具和船只误伤江豚等。

  保护江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在保护长江。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徐旭东联合多位住鄂全国政协委员提交联名提案,建议将长江江豚保护级别从二级升为一级。在2018年全国两会上,徐旭东再次建议,从体制机制上解决重点保护动植物名录修订“老大难”问题,尽快将长江江豚列入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名录。“根据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野生动物的保护级别不同,在保护和管理等方面都有所区别。提升长江江豚的保护等级,加大对其保护力度、遏制江豚种群快速下降的趋势,有着重要的意义。”徐旭东指出。

  20211月,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开始实行10年禁渔。20213月,《长江保护法》将正式施行。一连串的好消息,让徐旭东对长江江豚保护前景感到乐观。他介绍,全国政协资环委也把长江10年禁渔执行情况和效果列入未来长期跟踪调研的课题。

  “目前长江大保护已成为主基调,但从全国范围来看,一些政府部门还是更多地关注水质,对水中生物关注得还不够。而水生生物多样性,正是水生态系统完整性的重要方面。”基于对水生生物多年来的持续关注,徐旭东目前正在酝酿的提案仍然聚焦水生生物保护和水环境保护。

  徐旭东强调,生物多样性是良性生态系统必需的基础之一,水生态系统功能的实现也需要生物多样性来支撑,譬如水体的自我净化、江河湖泊的渔业产出等等,都依赖于生物多样性以及生物之间的依存关系。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不同物种的生存繁衍,也是人类文明的一部分。“如果只有水,没有生物,如何能称其为‘水生态’呢?”为水生生物保护鼓与呼,徐旭东一直在路上。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69ECKnsTDOCxECXS4l76nQ

 

 

附:《长江自有黄金道 长江自有鱼豚乡》原文(作者:徐旭东)

来源:科学网

 

(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本人提交了两份提案。本文是在“关于对长江水系实施整体生态保护战略的提案”的基础上写成的。另一份提案“关于设置内陆水体水色遥感卫星的提案”已在34日《中国环境报》第一版有简要介绍。)

 

  长江流域水资源十分丰富,总量达9958亿立方米,支撑的流域人口和生产总值超过全国的40%;生物多样性甚高,为十分重要的水生生物种质资源库。然而,长江流域正面临严重的水生态环境危机,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干流近岸水域和部分支流污染严重,湖泊水库普遍富营养化;二是水生生物物种受到严重威胁:白鱀豚、白鲟、鲥鱼已多年不见踪迹,江豚只有一千头左右,中华鲟连续两年不能产卵,许多长江特有鱼类进入濒危极危名录。

  导致这一切的原因除了面源、点源污染导致富营养化和有毒有害物质泄漏之外,主要还有:1)干支流梯级电站导致水文情势和水温改变,鱼类洄游产卵和发育条件不能满足(鱼类产卵需一定水温,有些种类的卵需要随水流漂浮较长距离才能完成发育);(2)人工设施阻断了江湖连通,湖泊失去自然涨落,水生植被生长条件被破坏,也阻断了鱼类洄游;(3)河道治理工程追求渠化,破坏了浅滩、漫滩等水生动物栖息地并降低了河流的自净功能;(4)过度采砂严重破坏了通江湖泊中动物栖息环境;(5)酷渔滥捕致使鱼类种群严重衰退,电渔船、密眼迷魂阵等连同幼鱼赶尽杀绝,豚类找不到食物或被误伤。这些问题并未引起有关部门足够重视,反映出对水生态环境认识的一个误区,即只重视水质指标,而忽视包括物理、化学、水文、生物等要素的生态完整性。

  去年,《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称《意见》)颁布,是一项长江流域协同发展的重大战略部署。其中涉及加快实施长江干支流航道整治、支流梯级渠化、上游水电基地建设等内容;尤其是随着东部产业向上游的西部地区转移,存在污染向全流域扩散的危险。《意见》对于污染防治、流域环境综合治理、生态屏障构建有重点论述,但付诸实施存在责任主体缺乏的问题,在生态完整性上存在盲点和隐患。为此,提出以下建议。

一、明确责任主体。制定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条例,明确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的责任主体。在《意见》所述建立生态环境协同保护治理机制的基础上,组建由水利部(涉及水利工程和航运)、环保部(涉及污染控制)、农业部(涉及渔业资源和物种保护)以及流经省市参与的流域生态保护综合管理机构,赋予充分的管理权限,参与建设方案审批,给以财政专项支持。在评价指标上,从以理化指标为主的水环境质量评价转变为基于生态完整性的生态系统健康评价。在技术能力上,发挥地面和卫星监测网络以及大数据的功能,对河道和湖泊状况、物种动态、重点区域排污等密切跟踪,做到精准发力。

  二、长江经济带建设需生态规划先行。长江水系是由干支流及河滨带、湿地、湖泊组成的巨系统,应该在水系尺度上实施整体生态环境保护。一方面以生态保护红线划定重点保护区域,包括物种自然保护区、饮用水源地保护区、调蓄洪水区等重要生态功能区;另一方面,在全流域合理划定河流和湖泊的水域保护线、水滨保护线、建设控制线,构建长江水系整体保护网络。在长江共计400多种鱼类中有170余种特有鱼类,它们生殖洄游、产卵和发育所需要的空间范围应获得界定。要评估生态系统可承载的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做好产业转移和发展规划。在长江干支流航道的整治中应注重保护浅漫滩、河曲、分汊河段等水生动物栖息地;禁止在保护区江段修建水电工程,不要让国家级保护区在经济发展规划面前形同虚设。

  三、开展生态水文调度和江湖连通工程。尽快开展长江上游水库联合生态调度,促进恢复江湖复合生态系统的健康。近期应着重考虑满足中华鲟产卵的水文情势需求。实施江湖连通工程,部分恢复湖泊自然水文节律。在多数湖泊可实施季节性通江,即在秋冬季蓄水,在春季开闸降低水位,促进植被发育,让成鱼入江产卵,在夏季则让幼鱼入湖摄食。

  四、制止酷渔滥捕和大规模采砂行为。要以执法、转产安置、技术替代多管齐下,坚决遏制住向大自然过度索取的行为。我国淡水渔业主要依靠养殖,捕捞产量占比不到十分之一,而长江作为渔业种质资源库需要大力保护。应坚决取缔电鱼、密眼迷魂阵等捕鱼设施;同时,下定决心解决好渔民的转产安置问题。对于采砂行为,要在生态保护区域加以禁止,并在其他区域控制规模。

我们依托长江黄金水道打造的中国经济新支撑带,要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也要留得住大自然造就的长江的生灵!

 

致谢:水生所王洪铸研究员为该提案提供了素材,解绶启、刘焕章、张鄂研究员提供了咨询,特此致谢。

原文链接: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36782-873142.html

分享到: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1439号| 鄂ICP备15003674号| 报警中心: 010-57174890| 办公室电话及传真:85581798

版权所有:中国致公党武汉市委员会版权所有|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武汉民主党派大楼| 技术支持:JL-TECH京伦科技